发表于:

【微风南山超强整理包】东京超人气热舞系餐厅进驻吃饭就像在看秀



【微风南山超强整理包】东京超人气热舞系餐厅进驻吃饭就像在看秀

出发前,已被多次提醒,这间店不好拍,因为从头到尾都像夜店一样High。那时脑海浮现的是过去有辣妹跳舞或摇呼啦圈的酒吧,不禁想冷淡如我辈,真的打从心底嗨得起来吗?不过一靠近门口,「Joy to the world」的圣诞音乐震耳欲聋,门口的带位人员笑脸吟吟的递了一顶红色蟹螯髮圈给我,笑容有魔力,我就像被制约般毫无抵抗地戴上,一路被引导穿越全体人员夹道热舞的Hi Five隧道,无论男女老少、外场内场,全都跟着节奏摆动,霓虹闪烁,开心的气氛已经在入门的那一刻点燃。

餐厅有各式逗趣的海鲜头套可供客人穿戴拍照。随着音乐声,一进门就受到全体人员夹道欢迎。夹道拍手,宛如迪士尼乐园的气氛营造。无论年纪大小,都会被欢乐气氛感染。

一坐下,热情的服务人员就开始介绍菜单,点菜,接着引导你去餐厅正中央的洗手台洗手,因为,接下来的每一道菜,从沙拉,到甜点,都得用手抓。手抓海鲜近年相当流行,没有餐具,整桶海鲜倒在桌上,用手抓取啃食,这种吮指美味相当过瘾,从美国流行到东南亚,DANCING CRAB这个品牌即源自新加坡,以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的肯琼(Cajun)料理为基础,这种料理融合了欧洲、非洲、美洲的特色,香辣浓郁。

不过,移植到了日本之后,总是特别懂得包装的日本人,除了在菜色上的变动不大,另外导入了舞蹈元素,让整个餐厅从单纯的用餐,瞬间变成娱乐性十足的场域。DANCING CRAB在东京,大阪、福冈都有分店,光是新宿这间店一年就用到25吨螃蟹,週末每日的来客数可达500人,以人均5000元日币保守估计,一日营业额约67万台币。

年轻女生非常喜欢来这样的潮流餐厅。招牌螃蟹组合包,搭配DANCING CRAB最着名的香辣Cajun酱。(6,200日币,约NT$1,736元)炸得香酥的蟹肉饼。(750日币,约NT$210元)敲敲三色冰终于给了小汤匙,把圆球敲碎来吃。(1,500日币,约NT$420元)来这里庆生的寿星不但可以让全场一起庆祝,也会获得一个特製小甜点。

「我们认为吃饭不仅只要好吃,应该还要好玩、开心。」代理DANCING CRAB的Meal Works集团营运长齐藤真仁谈到餐厅的宗旨。日本上班族,下了班不是喝酒就是唱卡拉ok,为了想提供给大家更多选项,十年前,他们就曾在银座开过迪斯可舞厅。而螃蟹Crab的日文,正好与夜店Club相同,因此日本的社长灵机一动,希望让这间餐厅能用欢乐的舞蹈作为特点。

「你来到这里,会体验到跟一般日常不同的东西,好比扮装、手抓食物,45分钟一次忽明忽暗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与热舞。这些事情会让客人感觉新鲜,充满兴奋的期待。」齐藤说。

这一位有如同偶像一般超人气的员工,舞跳得好又会主持。这里多数为打工的学生,却都能自发性地练舞,保持专业表现。酒促方式参考日本棒球场的小蜜蜂,揹上啤酒桶现压啤酒。这里的员工跳舞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里调酒轻鬆易饮,薰衣草柠檬潘趣酒、覆盆子蓝莓Spritzer、水果调味啤酒与奇异果莫西托。

而我觉得特别有趣的是,这跟一般印象中的热舞餐厅完全不同,跳舞的男生也很放得开,女孩也未必都是身材火辣,连酒促方式都像球场小蜜蜂一样边跳边揹着啤酒桶、推着爆米花车,忍不住就想召唤她来,看他们跳舞,感受的不是招摇的性感,而是由衷的开心。齐藤表示,这里的正职员工只有10人,打工的学生则有120位,而会跳舞并不是录取的选项,「这里的员工也有一开始对穿短裤跳舞有点害羞,但久而久之,这样快乐的气氛是会传染,大家都很自在地跳起来。」

服务人员热情和善,让人能一直投入在气氛里。服务人员贴心帮忙繫上围兜。点完餐,就到餐厅中央洗手準备大吃。

练舞、曲目、气氛营造,都没有SOP,大家都是自发性的训练。在群体中,有一位跳得很投入的男生特别显眼,他叫八田康二朗,原本入社时他是属于不跳舞的员工,因为会跳舞的当天请假,他才硬着头皮上,没想到从此越跳越享受,「因为跳舞,我们能够跟客人玩在一起,看到客人的笑脸,感觉我们的距离更拉近了。」

这里的人员多数为工读生,因为喜欢这个气氛才想久留。进出餐厅,都可以来拍张美肌拍贴,指需扫QR code即可。从有甜美笑容带位店员开始,进入欢乐舞动的殿堂。DANCING CRAB的女性客人佔了6成。

客人的男女比例不会过分悬殊,反而有6成是女性族群,大家喜欢穿美美的来这里庆生,对弄髒手不以为意,男生也不会觉得戴上造型髮圈很彆扭,来到这里的感觉,与第一次到东京迪士尼很像,举店上下营造了一个快乐结界,在结界里就是要尽情的High,太正常反而奇怪。这一整套独特的餐饮体验,都将原汁原味移植到台湾,游园地风格的热舞系餐厅DANCING CRAB,即将登场。

DANCING CRAB台北 微风南山爱妥列店地址:台北市信义区松智路17号4楼订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