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我儿子谋财害命,要杀我!」失智的父亲这幺说,我的眼泪在心中



作者:伊佳奇

我强壮的父亲,生病了

两位警察荷枪实弹冲进家中大声的问:「匪徒在哪?」父亲急促的回应:「我儿子谋财害命,要杀我!要抢我的财产!警察!救命啊!」一齣犹如在电影上常看到警察冲进民宅试图制服匪徒的画面,此刻就在我家真实的上演。

我无奈地请其中一位警察先陪父亲在客厅坐下来休息,让他了解报案人的说词;再请另一位警察到家后面的饭厅,拿出医院所开立父亲患有轻度失智症的诊断证明书,并拿出说明「失智症」患者精神行为症状的书籍及文章,让警察了解「被害妄想」、「焦虑」、「不安全感」、「猜疑」、「部分近期记忆消失」等,是这种病患的精神行为症状。

警察听完我的说明,也检视完我所提供的资料后,再向父亲询问发生什幺事,父亲重複的说:「我儿子要杀我!要抢我的财产!」他指着一堆整理出来要丢掉的瓶瓶罐罐,又一再表示「我儿子有打我」,警察则说,「你儿子比你年轻又壮硕,如果他打你,你身上一定会有伤痕!」

这时我看到警察将原本放在腰际枪上的手,轻鬆放下,用平缓的语气向父亲说:「老先生,你儿子是在照顾你,不会害你的,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你儿子不敢对你不利。」经过警察耐心的与父亲沟通后,父亲的情绪才逐渐平静,警察再三向他保证会保护他的安危后离去。我的眼泪往肚里吞,已在心中流,父亲自民国九十三年,经医生确诊为轻度失智症后,这种戏码一再上演,为人子的我能说什幺?

自从母亲在民国九十三年过世后,我就不得不辞去工作与牺牲自己生活的时间,搬回父母的家,负起照护父亲生活与健康的责任。每週陪八十三岁的他,开始到医院看不同科的医生,从头到脚分别有:失智症的神经内科、白内障的眼科、高尿酸的新陈代谢科、胆结石的外科、肾水肿的肾脏科、便祕的大肠直肠科、及香港脚的皮肤科,几乎天天到医院报到;重视他的饮食对健康的影响,还不忘记为他找营养师,询问如何安排三餐的饮食内容,配合他目前的健康情形,提供完整的营养。失智症与其他慢性病一样,潜伏期与患病期都很长,疾病形成时,常是由许多複杂因素交互影响而逐渐形成的。

回到民国八十八年。

那时我们经常利用週末返家,一方面是看到父母过于节俭,在饮食方面营养不够,我们刻意去好市多购买大包装的牛肉回家,告诉母亲,我想吃她炖的红烧牛肉,事实上,我们只在家中吃一餐,剩下的足够他们吃一週;另一方面,陪他们打麻将。父亲脾气不好,母亲常躲出去找朋友打麻将,让父亲一个人在家,我们希望藉由陪他们打麻将,母亲可以留在家中。

有一次在打麻将时,父亲竟然说,前面有小偷进来了。我的听觉敏锐,不认为会有小偷,以为是父亲在开玩笑,且父母一向节俭,家中没有值钱的物品,我就开玩笑的说:「别怕,我们家最值钱的是你,有我们保护你,前面就让他偷,反正没有值钱的东西。」当然父亲是有点不高兴,但也在我们提醒他注意要吃牌或碰牌的情境下,他并未一直提起小偷进家的事。

那次之后,接下来的每个週末,几乎我们陪他打麻将时,都会说一、两回,我们当时并不很在意,更不了解什幺是失智症,直到,我开车去接一位当时在荣总神经外科医师的球友一同去打篮球,车上我将父亲这个情形叙述给他听,没想到,他立即表示,「你要赶快带令尊去看荣总神经内科刘秀枝主任,这种现象可能是失智症所产生的症状。」

我与内人在车上听到这话,两人都十分惊讶,平常听到失智症都觉得距离我们十分遥远,竟然突然间就在我们身边了,我当天回到家就立即上网为父亲挂号。

陪父亲看诊,经医师的问诊及心理测验、核磁共振等检验后,刘主任告诉我们,父亲是「轻度认知障碍」等检验后,并开立药物。我们将父亲送回家后,回到自己的家中上网搜寻了解什幺是「轻度认知障碍」、与失智症有何关係,才知道这个阶段已经是在失智症前期,如果生活照护得好,也就是多做脑部、肢体、社交等活动,可以延缓进入到失智症的阶段。临床研究,每年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轻度认知障碍」的患者会转变成失智症患者。

我利用週末回父母家时,向他们解释如何改善生活方式可延缓疾病退化,但他们似乎毫不在意,一方面,他们不了解失智症是什幺样的疾病,在他们认知中,要有发烧、痛或外伤,那才是病。失智症是不会有他们认知中的「症状」,自然就不在意。另一方面,父亲脾气暴躁,会骂人及打人,母亲为了躲他,每天总是找理由出门,乾脆就去朋友家打麻将,消磨时间,父亲一个人在家,更怀疑母亲抛弃他。

这种状况毫无改善,我们每次回家能劝的都劝了,他们仍毫不愿意去改变。我们还发现,刘秀枝主任开的药,父亲完全没吃,问他为什幺不吃医生开的药,他竟然生气的表示,「没生病,吃什幺药,你在咒我啊!」

每次都弄得很不愉快,我也很明白,就因为我是儿子,我不能叫父母应该如何,只有我们要听他们的分,他们永远是对的,无论事实真相为何。

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去找我在荣总当医师的高中同学,请他调出父母亲的病历,整体评估他们的健康状况。他表示,我母亲健康的风险比父亲高,因为她长期高血压造成左心室肥大,要留意心肌梗塞,父亲除了轻度认知障碍,身体其他功能状况尚称稳定。

我了解情况后,回父母家去问母亲,有去看心脏科吗?她说,有,是去看高血压。当我再去看她的药袋,竟然与父亲一样没有服用。我问母亲,怎幺医师开的药都没吃,她的回答又是,没不舒服,吃什幺药,药吃多了不好。我回到自己家中,难过得掉下眼泪,父母对疾病毫无病识感,他们两位同为军人背景的权威人格,身为他们的儿子,劝说亳无效果。我是一边流着泪水,一边告诉太太,我无法以自己的力量去改变父母目前的情况,每次只会造成言语冲突,如果仍无法改善,只有等其中一位出状况,我们才能介入,去帮他们改善生活方式。

到了民国九十三年,母亲因心肌梗塞骤然离世,我与太太搬回父母家中,同时,我辞去所有工作,开始专心照护父亲生活。但这是可避免,却因父母没有病识感所造成的悲剧,人生就常在无知的权威中,製造更多的悲剧。

相关书摘 ►规划一套适合失智症长辈的「渐进式运动计划」

书籍介绍

《趁你还记得:医生无法教的失智症非药物疗法及有效照护方案,侍亲12年心得笔记,兼顾生活品质与孝道!》,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伊佳奇

直到父母需要子女照顾的那一刻,我们做子女的人生课题,才真正来临。所有的失智症内容写的是学理,伊佳奇的分享是亲身血泪换来的。为了失智症父亲,伊佳奇在人生事业高峰点毅然放下一切,只求专心一意照护逐渐失智的父亲。

为了取得更好的照护,为了更深入了解病情和疗法,他不畏艰难投入医学和照护的深层领域,一路跌跌撞撞尝试各种非药物疗法,进修医学相关知识,取得专业证照,了解相关知识和各种资源,从失智症的门外汉,一跃成为台湾失智症照护专家。

如今,伊佳奇将全程经验整合成书,一步一步教你,怎幺準备会诊资讯,如何争取应得权利?

哪些资源是有效又免费的?居家照顾与日照中心如何运用,各种病程常见问题和照护与处理方法等等,帮助大众免去那些不必要的冤枉路!

「我儿子谋财害命,要杀我!」失智的父亲这幺说,我的眼泪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