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写给喜欢自然摄影的朋友



一张令人印象深刻及产生共鸣的作品可以让更多读者欣赏大自然的美丽丰盛,或以警世的角度揭示环境问题。参与其中的摄影师在过程之中可以对环境多了一分关注,长远而言对环境教育及保育工作都有所贡献。就这个层面而言,自然摄影师是保育工作的亲善大使。

何处是吾家? 大屿山水域的中华白海豚

我们熟悉的《国家地理杂誌》(National Geographic),英国广播公司的《野生动物》(BBC Wildlife),德国的《地理杂誌》「GEO」,亚洲地区的《亚洲地理杂誌》(Asian Geographic)或中国的《中国国家地理杂誌》等,每一期皆有许多篇幅介绍以大自然或保育工作为题的专题。这不但反映读者及市场需要,透过摄影师以镜头捕捉难得一见的自然影像,配合记者的编採工作,读者们更可以扩阔视野,在欣赏或反思的过程之中,提高对环境议题的关注。

捕猎暗绿绣眼(相思)的大木林蜘蛛

国际级的地理杂誌,摄影师常会伙拍研究人员一同工作,这种合作关係一方面让摄影师拍摄到常人难以接触到的主题或镜头,另一方面在拍摄过程之中亦可以有更多安全指引,减少对摄影师自身或拍摄主体所产生的危险。现在许多国际级的自然生态或保育专题的文章,摄影师本身便是该方面的研究专家或投入毕生精力的人员﹝例如National Geographic 摄影师 Tim Laman 以研究热带雨林的鸟类取得博士学位,水底摄影师 David Doubilet 八岁开始潜水,有近半世纪的水底拍摄经验﹞ ,在取材及拍摄方面能够有更大的深度,这绝对是读者的福气。

先观察认识主体,我们的作品会更有深度及感染力

除了专家学者,自然摄影也应该可以在更广泛的层面推广,每一位热爱大自然的朋友,只要愿意投入时间及精力进行观察及拍摄记录,坚守自然摄影操守,在不断学习和分享过程之中,都可以成为生态摄影师。我们生活在摄影全民化的年代,以大自然作为拍摄主题亦是现时最流行的摄影活动之一。只要我们愿意从大自然的角度出发,思考作品的意义,分享作品在自己的社交圈子,让社会对大自然有更正面的认识和了解,我们都可以成为大自然的亲善大使。

用相机拍,不要用棍棒拍 Shoot pictures, not bullets

除了欣赏之外,对于具有特别意义的观察记录,例如发现地区新物种、稀有物种记录、生态环境的历史变化、鲜为人知的生物行为等,照片记录亦变得十分重要,也可以较为全面的作为资料记录。在香港甚至其他地区的物种新发现,有不少案例是摄影师拍到照片以后,由专家确定身份,成为具有意义的新记录,在这方面,自然摄影师都功不可抹。

笔者于2009年在新界北拍摄的蛾类,经专家鉴定后确认为Ethmia epitrocha 微点筛蛾,是香港第一个草蛾科记录。

一国两制,摄于港深边境

摄影是一门艺术,表达方式及拍摄手法五花百门。自然摄影则应该以真实记录作为宗旨,除了从作品美感的角度出发之外作考虑,更重要的是记录物种的自然行为,以照片表达其生活习性,否则作品的内容便失去意义,甚至会误导读者。作品可以是个人观感的表达及对大自然态度的延伸,亦可以为研究及保育工作出 一分力。喜欢以大自然作为拍摄主题的朋友,不妨在兴趣的层面上再进一步,多搜集自己感兴趣主题的资料,并把握机会多进行仔细观察,了解其习性,除了可以提 升自己作品的质素之外,也好可以拍摄到更多独特的作品,并在作品之中表达出大自然真善美。

摄影可以很个人,亦可以集思广益相得益彰。感谢DC Fever提供分享平台,希望能够多多交流。更多Samson So 的摄影作品可以浏览其Facebook 专页 Samson So Photography 及 生态协会。

自然摄影可以从身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