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亚伯之梦》——台北于本月六日举办「白昼之夜」通宵艺术活动,开幕紧接有「匿名者剧团」的《亚伯之梦》。(刘彤茵摄)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月霾》——大陆艺术家冯嘉城、黄苑倍作品《月霾》,根据空气悬浮粒子改变亮度。(刘彤茵摄)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美术馆安睡——台北市立美术馆等三处开放市民登记过夜体验。(刘彤茵摄)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线代屋》——康乐公园重塑任大贤于台南蓝晒图文创园区内的着名作品《线代屋》。(刘彤茵摄)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黄思农(刘彤茵摄)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年度考核协奏》——「再一次拒绝长大剧团」演出剧目《年度考核协奏》。(受访者提供)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1分钟变身——设计师董雅卉、苏世训製作自由尺码的魔术贴怀旧衣装,让人一分钟内变身,令光点台北大排长龙。(刘彤茵摄)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艺游台北 月照乾坤 夜闯美术馆「打地铺」

香港哪个博物馆比较好睡呢?那一夜,市民于台北市立美术馆「打地铺」。台北市由二○一六年起举办「白昼之夜」(Nuit Blanche),活动源于二○○二年法国巴黎,现时全球每年超过三十个城市举办,包括墨尔本、波士顿、哥本哈根、京都。所谓白昼之夜,即是于十月首个周末举行一晚通宵艺文活动。今年台北主题「颠倒之城」,共有七十场免费演出及四十多处装置艺术品。大会破天荒开放三个博物馆供登记过夜,另不乏关心社会小众之作品。人人拿着地图穿梭中山北路,细雨未阻市民兴致,多处大排长龙,夜出艺游!

白昼之夜由黄昏六时开幕,持续至翌早六时完结。台北市活动每年聚焦一个区域,首年为港人熟悉的西门町区,之后是公馆区。今年则主要在中山区,步程约四十分钟。台北白昼之夜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举办,重视培养本土艺术家,今年表演及装置作品约有百分之八十五乃台湾艺术单位,不少相当年轻,包括曾入围金马奖的张徐展、九十后廖昭豪等。大会首次与巴黎白昼之夜合作互相推荐计划,影像艺术家陈万仁及崔广宇的作品被选于巴黎展出。大会表示今年人流约有四十万人次,比首届多足足一倍。

「颠倒之城」主题的确挺贴切,反叛元素渗透大街小巷。除颠倒时间,更是颠倒想像、日常规範、艺术界限。开幕礼后,大批游人手拿地图涌出场区,户外空地即紧接大型表演。来自法国的「匿名者剧团」由四名表演者踩高跷,化身巨人上演仪式舞步,瀰漫灵气。大量民众沿中山北路向南走,出发找寻艺点。眼见多数为年轻人及一家大小推着婴儿车逛,亦有年长人士。

悬浮粒子 改变月光亮度

先说说装置艺术品,走完四十三处作品得花点脚力。情况就如今年二月「艺游维港」活动展出约二十尊国际级雕塑,散落中西区海滨长廊金钟段附近,免费供公众欣赏。途中最受欢迎莫过于林森公园内的《月霾》,乃一个十米高月亮,空降草地。外貌像极年前于湾仔利东街的Luke Jerram作品《月球博物馆》,然而内有乾坤。《月霾》根据侦测到的PM2.5悬浮粒子数据自动改变亮度。亮度愈高代表悬浮粒子浓度愈低,作品更曾到过耶路撒冷、新加坡、北京等地,反映空气污染问题。不过,某些户外作品如《无题 单色一》、《线代屋》等倾向外观趣味,未有跟地方元素紧密呼应,略为可惜。

「艺术不止就是在户外大大一个雕塑,所以首次登堂入室,欲带人感受这个城市很切实、很日常的空间。」二○一八台北白昼之夜视觉统筹沈菲比说。艺术祭另一重点乃场地特定(site-specific)。一件作品放在指定空间,正正要颠倒人们对寻常地方的印象,以新角度认识它,呼应历史及文化背景,从而增添感情或反思。

金融体制崩溃剧目 银行上演

今年更创出讽刺之作,首次于银行上演反资本主义剧场。晚上十时多,好不容易挤进台新银行。大堂中间置有一张长桌,上有台运行的小火车,轨道刻度以金融海啸前夕作为原点,以十年为单位重複「永劫回归」的时间循环。表演者均穿上西装制服,每当小火车到达某些时刻,人员分别打钉子、倒咖啡、朗读股价,合力製作粗糙的声效。「再一次拒绝长大剧团」去年曾在北美馆演出《年度考核协奏》,貌似麻木的敲打及尾段警报声引人思考经济社会运作。导演黄思农说:「这次是挺ironic,没有想过在银行表演一个金融体制崩溃的作品。你平时进来不会听到,但作品的声音就在反映一种战争感。」

走进「大泡泡」通宵阅读

冲击过后,白昼之夜亦把游人带到平静角落。拐入小巷,可见田园城市生活风格书店。「田园城市」于出版界佔一席位,其书店引来不少人专程到访。书店首次与艺术家合作,空间化身新作《第九十四夜》。踏进去即见到白白的充气空间,稍为弯身进入洞口。游人可在此「大泡泡」内通宵阅读,中间放置书店特意挑选的书籍。艺术家王德瑜说:「这层薄膜很轻,阅读本身好像进入别人的梦,不再受外面打扰,就像一个大梦包围着小梦。」

走入社区,最重要还是人。艺术介入社会小众,颠倒界线,望提倡社区文化共融,白昼之夜至少有四项活动注视移工(即外籍劳工)或异乡人,包括乐团表演、读书会等。原来,中山北路二段上有一所金万万大楼被称为「小菲律宾」,内有小吃、衣物、换汇等店,假日均聚满菲裔人士。曾代表台湾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余政达邀请两个来自菲律宾的媳妇(即太太)对谈,以国语、台语、英语三种语言沟通,亦邀请献唱台语卡拉OK,记录当中言语与交流偏差,作品《附身者:梁美兰与艾蜜莉苏》于汇款服务店前播出。更甚,附近的圣多福教堂开放表演,由甫获金曲奖最佳原住民语专辑奖乐团CMO上场,唱阿美族语新编歌曲,渗透音乐大同。

时至凌晨一时半,走入台北市立美术馆,大堂落地玻璃,两个黑影抱着动也不动,绷紧恍如一尊雕塑。大会第一次与三个博物馆及艺术村合作,让游人过夜。北美馆、台北当代艺术馆(MOCA)、台北国际艺术村首次同步通宵,反应热烈,登记名额开始半小时内即满。开放机构过夜非新鲜事,例如大英博物馆儿童计划,但较常见为自然馆或科学馆,台湾屏东县的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亦有恆设夜宿体验。艺术走入社区,人们又夜闯艺术馆,实行大混合。

子夜服务:牀边故事、唱歌、念诗

「明日和合製作所」设计馆内《子夜服务》,旨在将「演出权」交给参与者。参与者需为别人提供三分钟子夜服务,包括牀边故事、拥抱、唱歌、念诗等,换取代币,用以抽奖获得过夜礼物,大奖是铺垫。现场见参加者挺热烈参与,不时传出轻轻笑声,亦有人準备睡。参加者张韦雅是台中人,特意跟男友前来短游,自备软垫、被子、枕头。她认为这跟一般博物馆冷冰冰的感觉不同:「其实跟表演艺术相似,想你跟陌生人接触,只是没想到要我来做。我为别人唱了两首歌,其中一首是安溥的《宝贝》,幸好对方都懂唱,挺温馨啊。」

大堂正在展出创作团队「发条鼻子」的weee装置作品,为沙发等日常家具及一个个黑色大几何箱子雕塑,供人内进收听卡带录音机。不过,过夜参加者却不能接触艺术品,另亦未有太多与馆内相关的活动,实为失色。参加者苏秀芳认为《子夜服务》令她观察到人与人的互动,但期望更多表演:「突然想到其实可以有一些光影表演,看完可以很放鬆,就是像哄我们睡那样,哈哈。」据指,团队安排轻柔的舞蹈表演唤醒各位,大家躺在硬硬地板上私语,晚安。

回看此十二小时白昼之夜,大会尝试汇聚深刻诗意的艺术表达,同时兼顾嘉年华式节目,最重要还是丰富地方意义。想像放诸香港市中心人人争路,必要更多安排及协力,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劳活也好,失眠也好,此乃不夜城也。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