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美国民主党全国大会在上週 7 月 29 日落幕,并提名前国务卿希拉蕊.柯林顿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让美国大选正式进入希拉蕊对决唐纳·川普之势。许多人认为川普具有强烈保守主义与种族歧视的作风将陷美国于危机之中。但事实上,一场巨大隐含阶级差距与世代剥削的政治危机却已潜藏在美国社会,位于颱风眼的不是希拉蕊也不是川普,而是另一位民主党初选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与维基解密创办人朱利安·亚桑杰。

这场全球瞩目的党代表大会上现任总统欧巴马夫妇的精彩演说成了会中另一焦点;然而会中桑德斯其支持者极为不满的声浪,发起一波「选桑德斯,否则完蛋」的活动。在党代表首日当天,既使桑德斯亲自登台呼吁团结支持希拉蕊,他的支持者们依然高喊「伯尼,我们要你」,甚至让不少人认为这次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内恐有潜在的分裂危机。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高举左派大旗的桑德斯,可能受到民主党高层极力打压。

桑德斯的支持者会如此愤怒,就是因为 7 月 22 日 一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与希拉蕊间选团队之将来往的 2 万封电子邮件曝了光。这些邮件正说明了民主党高层并未遵守中立原则,而是极力刻意打压立场十分偏左的桑德斯,包括想在他于南方活动时贴上无神论标籤,企图影响他在基督徒中的选情;另外也有律师建议党中央怎幺因应桑德斯对希拉蕊的指控做出反击。民主党主席 Debbie Wasserman Schultz 因此宣布下台紧急为选情灭火。

这场足以撼动美国总统大选,甚至是全球政经局势的大爆料,正是出自维基解密之手。

随后在 7 月 29 日维基解密公布了第二波爆料,这次是声称从 DNC 邮件伺服器中所截取的 29 段录音,其中包括希拉蕊支持者对桑德斯过于左倾的抱怨,批评他「根本不该成为民主党候选人」。虽然美国媒体普遍认为这次爆料杀伤力没有第一次严重,但也一再反映了民主党主流与桑德斯之间的矛盾。

这次行动对体制的监督,还是一连串的反击行动?

在 7 月 25 日,DemocracyNow.org 刊出 一则访谈亚桑杰的影片,片中亚桑杰说明从他「收集」7500 件由希拉蕊本人亲自发出的文件里,可以清楚看到希拉蕊担任国务卿期间干预利比亚,最后推翻格达费却也造就伊斯兰国的整个过程,包括大批武器流入叙利亚与利比亚民兵组织,最后到达 ISIS 手中。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维基解密创办人朱利安·亚桑杰表示手中握有希拉蕊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

欧巴马另外在 27 日一场电视访问中,暗指了 DNC 邮件洩密是俄罗斯骇客所为,俄国政府想藉由与维基解密合作影响美国大选选情,而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这次外洩事件。随后俄国官方立即公开严正否认这项指控。但川普却又在佛罗里达的造势活动上公开呼吁,要俄罗斯骇客找出希拉蕊消失的邮件。民主党也把这件事与川普曾多次讚赏俄罗斯总统普丁连结起来,作为攻击他勾结俄国以利竞选的材料。

不少声音推测这是亚桑杰对民主党政府主政期间一连串「政治追杀」所做出的反击,不过,亚桑杰也在 7 月 30 日与 CNN 一次视讯採访中声明这并非为「伤害」希拉蕊而来,否认这一系列的行动出自于个人敌意或在帮助共和党候选人川普,而是原则问题。他也表示手中握有更多希拉蕊竞选团队不无人知的真相,将会排出战略时间表,进行计画性的爆料。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这次维基解密爆料的相关时间轴
桑德斯与亚桑杰正反映了「网路民主」的两个面向

桑德斯 1981 年开始担任 Burlington 市长以来,一直都以标誌鲜明的社会主义与理想主义路线着称,这次大选他高举「民主社会主义」大旗,喊出反华尔街、反 TPP、增设富人税等等政纲,在初选获得了 1300 万票,党内得票率为 43.1% 的惊人数据;甚至在 2016 时代杂誌读者票选影响力百大人物,他高居第一。

这次大选中川普大胆、激烈的言辞,吸引了那些对「政治正确」厌恶已久,却又在美国贫富不均扩大中位于弱势的高年龄白人,但是桑德斯路线并非站在他们的对立面。美国年轻世代经历 2008 金融海啸与 2011 的佔领华尔街运动等两个事件洗礼,深切在传统政经结构下的巨大不平等为苦,根据 哈佛大学今年四月做的民调 显示,18 至 29 岁被称为「千禧世代」的年轻美国人,其中有 51% 对资本主义表示了强烈抗拒,甚至有 33% 表示支持社会主义。因此试图力转贫富不均的桑德斯自然受到年轻世代爱戴,选战也打得十分年轻、草根,所以就出现了一幅情境:希拉蕊的 网路竞选团队一字排开,都来自硅谷的互联网大公司 ,但是桑德斯的 网路选战 却是由许多年轻工程师们自发加入,透过协作工具无偿发起各式各样的 app 或专案。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支持桑德斯的年轻选民正在代表大会外抗议。

换句话说,希拉蕊与桑德斯所代表的社会阶级与意识形态,也完全反映在两组人马的网路竞选团队上。

从学理上来看,桑德斯大选中唤起年轻网路世代的相对剥削感,自发加入选战符合了 Lance Bennett 与 Alexandra Segerberg 两位学者所提出之观点:网际网路提供了非常个人化的方式,让政治诉求与不满得以极快的被分享;并且摆脱传统从上而下的集体行动逻辑,让群众参与不需具体领导者,也不需成立传统类型的组织。从中东茉莉花革命、佔领华尔街甚至到台湾 318 学运都是藉由由相同的方式凝聚共识,让参与者自动自发在网路上参与行动。

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只有桑德斯採用了这种而下而上,完全去中心化的方式参与选战。说到这读者们或许已能感受到,桑德斯支持者为何在民主党大会上感到如此愤怒。因为 许多人认为,他们正是所要反对、抵抗的旧有政治势力所操弄,以不公平的方式输了这场选举 。

如果说桑德斯的草根选举凸显出网路民主积极主动,参与改变的那一面,那幺亚桑杰的行为就可能展现了网路于民主政治的另一个面向:透明监督。

目前民主党包括总统欧巴马在内,都指称亚桑杰有可能勾结俄罗斯骇取邮件,试图将与论拉到「干涉他国内政」的道德层级。不过至截稿为止,尚没有任何确实证据可以指认亚桑杰是透过俄罗斯管道获取内情。但如果先不谈维基解密的骇取手段本身是否道德,网路的即时与扩散性 确实让民主监督变得更加容易,对任何国家或政权的秘密形成巨大挑战。

事实上维基解密在 2008 年发布的肯亚警察滥杀的文件,让问题正式檯面化引起国际人权组织的监督,进而让肯亚警察滥权的状况有所改善;由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发起的巴拿马文件事件也让包括习近平姐夫邓家贵、普京亲信 Sergei Roldugin 以及冰岛总理 Sigmundur Gunnlaugsson 等等全球诸多政经权贵的关係摊在阳光下。就像亚桑杰自己所说的,「这些情报一旦被公开,就有机会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而网路彻底加速、放大了这整个过程。

这场包含着阶级、世代意义的信任危机,有可能修补吗?
一场跟网路民主、世代正义渐行渐远的美国大选
这场大选正式凸显世代分配不均现象,已从经济急速扩张到政治领域的事实。

桑德斯最后呼吁在民主党大会上公开呼吁支持希拉蕊后随即宣布退出民主党,回归独立派身份,但这场竞选对许多人来说却是一场新时代的社会运动,其重量级支持者 Erik Forman 也公开在 Medium 撰文,暗指将成立自己的政治组织持续草根性政治活动。原本桑德斯竞选颇有将希拉蕊政策拉向左倾的作用,但 这次爆料显然不只让民主党内部产生巨大矛盾,它更正式凸显美国世代分配不均现象,已从经济急速扩张到政治领域的事实。 可以预见的是无论接下来希拉蕊或是川普当选,他们势必都面临这群被现有结构压迫,深感社会不公的年轻人,去修补这道划在美国社会的巨大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