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解密网路暴红,玖壹壹现象



解密网路暴红,玖壹壹现象

他们是「玖壹壹」,由春风、洋葱和健志 3 个人组成,他们不走传统行销方式,而是经营脸书粉丝团,靠着自媒体行销,每支 MV 在影音平台 YouTube 上的点击数破千万次,打趴许多天王天后级歌手的成绩,至今 25 支 MV 加起来,点击数已突破 4 亿 6 千万次。

今年金曲奖,他们不仅入围最佳演唱组合,台上的 5 分钟演出,更以每分钟最高 6.11 收视率,夺下全场收视冠军,远远超过张惠妹、苏打绿等其他歌手表演。

玖壹壹属于「台式嘻哈」风格,融合电音舞曲、嘻哈、饶舌等元素,被视为是混种音乐。琅琅上口的洗脑旋律,加上大胆露骨的歌词,例如《癡情的男子汉》的歌词:「我是爱你爱你爱尬欲死的癡情男子汉,你甘有听到我的心为你唱歌。」十足台味,让人一听就忘不了。

相较于其他歌手的发迹,是经由歌唱比赛、Pub 驻唱或唱片公司培训等过程,玖壹壹的出身很不「正统」,完全没有接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他们,一切土法炼钢。

7 年前,当时还没满 18 岁的健志和洋葱,利用打工之余,挤在台中市破旧的铁皮屋里学编曲。曾在高中时创立饶舌社的健志说:「一天要写出一首歌,一个月就要交 30 首,我还写臭豆腐、蚊子、冷气和插头的歌,看到什幺就写什幺…」同时,洋葱也在网路上自学乐器,这样的日子长达一年。

「所有人都放弃了,只有他们两个留下来,毅力惊人。」目前和玖壹壹开设混血儿娱乐工作室的负责人萧丰稷说,年轻人大多对音乐感兴趣,但真正能下苦功的少之又少,他找了当时在地下金融业工作、对音乐也感兴趣的春风加入团体,当天适逢 9 月 11 日,取了团名「玖壹壹」。

说着一口流利台语的春风,意外发现自己的填词功力。春风说自己只花半小时就写完《下辈子》的歌词。洋葱解释:「《下辈子》歌词『送芒果去你家,又乎妳爸丢在地下。』光看词还好,但是想到画面就好笑!」春风说:「我们是写比较励志、诙谐、自嘲。是小市民,士农工商的牺牲。」

摊开玖壹壹的歌词,能发现字里行间,传递的是「鲁蛇」的怒吼。

健志曾在夜市卖马铃薯,好一阵子都靠马铃薯果腹,以前在便利商店打工的洋葱,也穷到要吃过期便当。对他们来说,当时连生计都成问题,更遑论要追逐世人眼中的「成功」。

曾过着讨债人生的春风,每天与黑道交涉,面对刀口舔血的日子,他看尽人性百态。

「这代年轻人体验许多小清新、小确幸,但很讽刺,现实生活里他们得顽强抵抗低薪、高工时的不友善社会,这时,进击的鲁蛇们,自然会去找真正有感的出路。」台大社会学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说,玖壹壹的歌词几乎都是不咬文嚼字的直白,经常很粗糙、鲁莽、甚至是政治不正确,即使是情歌,也会出现「林北」等不优雅的字眼。「他们展现的是不假掰、非菁英阶级的真诚态度。」

吸引年轻粉丝的另一个关键,是他们以网路发迹。音乐製作人陈子鸿说,以往的音乐曝光要靠唱片公司,但现在有影音平台,自己就能剪辑和上传影片。此外,过去歌手重形象管理,「但现在反而不修边幅、讲真话、没有明星味的歌手更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