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特别的孩子应获更多爱”‧孤儿天使领养5爱滋童



“特别的孩子应获更多爱”‧孤儿天使领养5爱滋童(槟城2日讯)不少人对“爱滋病”这3个字闻之色变,但对42岁的巫裔妇女诺丽娜而言,爱滋病带原者是上苍特别眷顾的孩子,他们应该获得比其他孩子更多的爱,因此自2007年,她开始领养遭双亲遗弃或双亲病逝成为孤儿的爱滋病带原小孩。她目前抚养44名孩子,除了7名自己的孩子外,其余37名是她所领养的孤儿,当中有5名是爱滋病带原者,其中2名分别在他们9岁及10岁时病逝,让诺丽娜伤心不已。监督爱滋病童吃药诺丽娜日前在理科大学举办的爱滋病醒觉运动上分享时说,所谓上苍特别眷顾的孩子,是因为不是每个孩子一出生就患有这病症,因此这些孩子是特别的,应该获得更多关爱。“所谓的关爱是保护他们,不被他人歧视及欺负他们,给予他们心灵上的支持。”她坦言,除了关心,其实他们与常人一样过着正常生活,只是他们得长期服药,如高血压病患一样,并持有健康饮食习惯即可。她说,由于他们年纪小,即使他们知道自己感染此病症得服药,但有时候他们会闹彆扭,她就得设法让他们了解吃药的必要性,并监督他们定时吃药。疏忽照顾可判入狱“由于我是正式向有关部门申请领养他们,因此背负一定的责任,若我疏于照顾导致他们生活过得不好,我将被判入狱。每当他们不愿吃药时,我经常这样说服他们。”她披露,她领养的孤儿中有5名爱滋病带原者小孩,其中3名还活着,他们的年龄分别是16、9及6岁。立遗嘱44孩子成受益人为了体验领养及照顾孩子的苦与乐,她让37名领养儿住入她家,与其家人共处。由于原本房子面积不大,无法容纳庞大的家庭成员,因此便搬到逾8000平方尺的房子居住。此外,为免有朝一日自己遭遇不测,她为所有44名孩子立遗嘱。她说,既然要领养孩子,就得对待他们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曾助爱滋病妇哺乳孩子“其实我也没有甚幺财产,有的只是一家原本命名为大马爱滋病带原者孩子福利协会,后期改名为诺丽娜阿拉威大家庭有限公司,我也只是让孩子们成为这家公司的受托人,以及让他们成为我保险的受益人。”她说,她会成立这家公司一切得追溯回2001年,她当时为了帮助妹妹的一名未婚先孕的友人,提供她膳食和住宿。她说,当时其母亲及丈夫在获知这名未婚妈妈是爱滋病带原者后,阻止她收留这名友人。她基于自己是个讲信用的人,因此便不顾家人反对,坚持要帮助这名未婚妈妈。由于患病母亲不能哺乳孩子,她还帮对方哺乳小孩。“我当时已有5个孩子,丈夫不赞同我这幺做,但为了小孩,最终丈夫被我说服了。这小孩在2个月后前往检查,所幸未感染爱滋病,至今母子俩生活愉快。”谈及这段回忆,诺丽娜数度哽咽,她深深感受到助人的快乐,因而更投入这行善工作。向医生讨教照顾爱滋童为了学习照顾爱滋病带原者小孩,诺丽娜从网络、书籍及医生索取相关资讯,学习如何照顾他们。“对于严重的病患,护士有交代必须做好安全措施,如穿上手套,我都照办。至于他们没病发时,我都会像一般孩子一样对待他们,不时还会亲吻他们、抱他们,因为我知道爱滋病是如何传染的,我不怕。”询及她扶养44名孩子的每月开销时,她说,每月花费3万令吉,这包括给爱滋病带原者小孩购买药物和补品。她说,庆幸早期她从事军人的丈夫给予金钱和精神上的支持,如今她则靠自己从事餐饮业及马来服饰批发等生意支付孩子们的开销。抗爱滋18年男子成“谘询老师”现年46岁的Daniel Boey与爱滋病病魔对抗18年,当年被诊断感染爱滋病时感觉有如世界末日,曾经想过要自杀,后在家人和友人的鼓励下重新振作。与病魔抗战18年的他,目前是爱滋病带原者的“谘询老师”,常以自己的例子激励其他带原者不要放弃生命。每週换性伴侣感染他是在1995年,28岁那年被诊断染上爱滋病。当时的他年少不懂事,经常泡夜店,每週更换不同性伴侣。“当被医生告知我染上这病时,我脑袋一片空白,有如世界末日到来,一心想自杀。经过家人、友人、医生、爱滋病社区服务协会、慈济及创价协会成员给予鼓励和金钱上协助下,我重新振作,与病魔抗战到底。”他受访时说,他从1995年至今共更换了4次药物,进出医院逾20次,体重更从早前的65公斤一度跌至35公斤。他说,他一度想放弃生命是因为药物价格昂贵,每月得花费1000多至2500令吉购买药物,不想加重家人的经济负担,还好那段日子都有贵人协助。“2009年我的病情较稳定后,医生鼓励我与新的爱滋病带原者交流,以一个成功存活多年的例子激励他们不放弃生命。当时恰巧爱滋病社会服务协会需要一名司机载送病人到医院做检查,想着这协会在我病重时帮我度过难关,因此便于2010年开始在该协会当义工。”曾驾车北上助病患Daniel Boey说,他曾为了帮助其他爱滋病带原者,自行驾车北上吉打了解他们的问题。当中还有来自吉隆坡、巴生及柔佛的爱滋病带原者致电向他求救。他说,其实,他“救人”的方法很简单,先进行家访,在数次家访后问题仍未解决,病患家人仍无法接受这事实,甚至病患不愿服药,他就会分享他过去18年的经历。“我要告诉他们不要害怕,只要每天按时吃药,我们还是可以和常人一样过生活。”他很高兴自己还能活着,且还能帮助他人勇敢面对生命。他说,每当他看到早前他帮助过的人至今生活过得很好,他就感到欣慰。他不时会与他们联繫,教他们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旦白血球指数降至低于安全水平,他会建议他们减少到人多地方,到医院进行检查时必须戴上口罩,避免遭细菌感染。“爱滋病带原者儘管再苦,也得吃药,即使把药吞了下去后感到不适再吐出来,也得再服食药物,这是我们延续生命的方法。为了家人和爱我们的人,我们必须坚持下去。”/报道:王煦棱‧2013.12.01